刘邦大封家人亲信众将谋划要反张良:给你最恨的雍齿先封个侯

  秦朝灭亡之后,有一种流行很广的说法认为,秦朝之所以会快速崩溃,是因为始皇帝拒绝分封宗室子弟,导致一旦天下生乱,朝廷孤立无援,只有坐等灭亡。高祖对此论深以为然,只是此时膝下诸子皆年幼,而弟兄又少,无人可堪大任。天下初定,需要能力强的诸侯王镇抚一方,只能退而求其次,从同族中选取刘姓族人为诸侯,取代异姓王。

  韩信被徙为楚王后,齐王之位出现了空缺;如今韩信被贬为淮阴侯后,楚国亦无王。齐楚皆大国,高祖觉得必须交给自家人,才能信得过。高祖诸子中,嫡子刘盈已册为太子,其余诸子多为稚子,唯有早年与曹氏私生的庶长子刘肥年龄稍长,便将胶东、胶西、临淄、济北、博阳、城阳郡等地七十三个县封给他,立为齐王。

  楚国太大,遂一分为二,分为荆国和楚国,族兄刘贾有战功,以淮河以东五十三个县为荆国,封刘贾为荆王;以薛郡、东海、彭城等地,共计三十六县,为楚国,立异母弟刘交为楚王。就是老实巴交的二哥刘喜,高祖也将云中、雁门、代郡等地五十三个县封给他,立为代王。

  经过这番大洗牌,天下多半已攥在刘家人手中,高祖为此沾沾自喜,觉得往后可以稍微安心了。至于那些功臣宿将,虽说已经封了二十几位,但还有好多人一时没来得及封赏,慢慢地,就耽搁了下来。众人眼看高祖将自家人大肆裂土封王,天下的好地方,差不多都快分完了,一股不满的情绪开始弥漫:当初打天下的时候,都是我们提着脑袋往前冲;如今到了分享成果的时候,却为何没咱们的份!

  一次,高祖在洛阳南宫天桥上信步走过,俯视桥下,发现不远处将领们各自三五一群,聚在一起,对着脚底下的沙地不知在比画着什么。他觉得很好奇,便问身旁的张良:“这些人在干什么?“张良一脸庄重地回答说:“他们在商讨谋反!”高祖一听,大吃一惊,忙问张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良回答道:“陛下请想想,您是白手起家,能够从一介平头百姓坐上皇帝宝座,依仗的正是眼前这帮人为您舍生忘死打天下,但是请恕我直言,您如今江山还没完全坐稳,就开始大肆封赏自己的家人和亲信。然而,天下的土地毕竟有限,他们眼看自己有功却没得到封赏,心里肯定有怨气,又担心因功劳被猜忌,惹来杀身之祸,只好聚在一起谋划造反。”

  高祖一听,顿时紧张起来,便问张良该如何处置才好,要设法稳住人心才是,总不能等这些人扯旗造反后再想办法,到时候恐怕就来不及了。张良想了想说:“陛下生平最恨之人是谁?”高祖狠狠地说:“当然是雍齿,这家伙当初害得我无家可归,让我在世人面前丢尽了面子,我恨不得马上就宰了他!只是考虑到他后来有功,暂时不便下手罢了。”张良马上接过话茬说:“好,那就从雍齿着手,请陛下马上下诏,先给雍齿封侯,如此,人心自然就会稳定下来。”

  于是,高祖大摆宴席,宴请群臣,当场宣布封雍齿为什邡侯,并命令丞相、御史等人抓紧时间,按照功劳大小草拟个封赏名单出来。雍齿是高祖的死敌,这是世人皆知之事。群臣一看,如今连他都被封赏了,那咱们还担心什么。于是,他们便畅怀饮酒,局面总算稳住了。

  有了皇帝的指示,办事进度自然加快了不少,很快群议结果出来了:首批一级功臣十八人,但究竟谁为功臣之首,争议比较大,多数人认为,曹参应居第一。理由很充足,自沛县起兵以来,曹参一路攻城略地,立功无数,在战争中身先士卒,身上创伤不下七十余处,功臣首位,理所应当是他了。

  关于谁是首席功臣,在楚汉战争结束以来的几年间,争论从来就没结束过,尽管高祖以前就曾当着众人的面明确表示,萧何位居第一,但是,如今争议再起,其背后蕴含的意思,就值得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