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跨越时空的立体画卷

  (张旭 摄) 乌海湖大桥像一条飞虹横跨在大河两岸,草美、花美、湖美、桥也美,风光旖旎令人陶醉。

  前不久,一则新闻刷爆了乌海人的朋友圈:全线车道一级公路设计的省道217线海勃湾绕城段工程主线座互通式立交桥,即新建的岱山互通立交桥、林荫大道互通立交桥、温馨路互通立交桥、新华街互通立交桥和改建的三厂互通立交桥……

  桥,已经和黄河上的这座城市的发展血脉相连,息息相关。据了解,我市已有包括乌海湖大桥、乌海黄河特大桥、桌子山街公铁立交桥、甘德尔公铁立交桥等各类桥梁400余座。

  那么,我市桥梁建设始于何时?这些桥梁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市民与桥梁又有哪些难忘的故事呢?

  一座城市,因为水而有了灵气;一座有水的城市,因为桥梁而有了诗意。乌海三山环抱,一水中流。特殊的地形地貌,曾让人们艰于出行,也让这座城市难以拓展,因此不得不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据乌海市人民政府1989年组织编撰的《乌海市地名志》记载,黄河大桥(俗称乌达铁路桥)是包兰铁路横跨黄河的大型桥梁,于1957年建设,1958年8月竣工,由中国人民解放军8561部队舟桥团架设。黄河大桥位于乌海西站5公里处、包兰线米,系铁桥。桥上铁路通行,桥下可运行小木船及小型机动船,是当时乌海境内跨越黄河的唯一铁路桥梁。

  当时虽然有了桥,但只允许火车通行,人要想从上面通过,需要获得批准。为了在海勃湾和乌达地区之间往来,人们想出了不少办法,“轮渡”“缆渡”“浮桥”,冬季,有人甚至从冰面上通行。

  据《乌海公路交通志》记载,1976年乌达和海勃湾合并建市后,为便利黄河两岸交往,我市在原乌达蔬菜农场九队黄河岸边设立渡口,先后购置300马力拖轮和驳船各一艘,于同年5月10日正式开渡。1985年,我市将迂回渡运变为直线渡运,缩短了渡运时间。

  1985年9月,在黄河大桥下游约150米、距乌达渡口约1.2公里处,架设了一座全长120米的战备浮桥。轮渡和浮桥的运行对乌达、海勃湾两区之间的交通往来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其实,从建市之初,我市就多次向自治区和国家申请,希望在黄河上架一座桥,方便两岸人民的生产和生活。

  1988年8月25日,这个梦想成为现实。乌海黄河公路大桥建成。大桥位于乌达、海勃湾两区之间,在原黄河大桥下游3公里处,全长538.58米,桥高8米,东西引道共长2.9公里,路基宽12米。这是当时乌海地区唯一一座特大桥,是黄河上架设的第47座公路大桥。

  黄河公路大桥的建成通车,使得黄河天堑变通途,把海勃湾与乌达联结得更加紧密。但随着城市的发展,一座大桥无论多么雄伟,在城市的交通枢纽中也难以承受超期、超负荷的运载。

  2017年1月7日,黄河公路大桥在为两岸人民服务29年后光荣“退休”了。但两岸的联结并未中断,乌海湖大桥、乌海黄河特大桥先后承担起这项重任。

  据了解,乌海湖大桥西起滨河西区规划道路,向东跨越黄河,止于110国道。全线米,主桥为6塔7跨矮塔斜拉桥,主桥单跨120米,引桥为40米预制梁,采用8车道一级公路标准建设。

  因为有了这座大桥,黄河两岸的乌海人实现了“一刻钟生活圈”“半小时经济圈”“一小时城市圈”的城市生活。到了节假日,人们纷纷漫步在乌海湖畔,欣赏大桥与山海沙城融为一体的磅礴景观。

  乌海黄河特大桥是一座联结我市黄河两岸的特大型公路桥梁,东起海南区二道坎村乌海城际快速通道,向西跨越黄河,止于乌达新区巴音赛大街东口处。全线米,为三跨双塔中央双索面混凝土部分斜拉桥,主跨220米,引桥为40米和50米现浇梁,路基宽为32米,采用双向6车道一级公路标准建设。大桥造型独特、设计新颖,是国内同类结构中跨径最大的黄河桥。

  城市间不断完善拓展的交通网络,让广大群众享受到了便捷的出行,也助推了我市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曾经,穿海勃湾城区而过的包兰铁路给乌海带来了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将铁路两侧的交通阻隔开来。

  据《海勃湾区志》记载:海勃湾南立交桥为铁路与城市道路相交的立式桥,于1992年12月开工。海勃湾北立交桥位于海勃湾城区北端,与南立交桥遥相呼应,为海勃湾城区的北大门,于1992年11月开工。1993年,南北两座立交桥竣工通车;2002年,新建海达街公铁立交桥及引道框架桥1座。这几座桥成为市民来往于老城区和滨河新区的重要通道。

  近年来,我市着力打造城市交通,一座座立交桥的建设,打通了阻滞的城市经脉,激发了城市活力,让市民的出行更加安全、便捷。其中的亮点当属桌子山街公铁立交桥和甘德尔公铁立交桥。

  桌子山街公铁立交桥位于火车站南100米处,是市民熟知的“黑桥洞”,先后经过多次改建。最初,“黑桥洞”是一个泄洪排水用的大涵管,属修建包兰铁路时的配套排水管道。后来,从这个涵管通行的人和车越来越多,1972年,铁路部门开始对“黑桥洞”实施第一次改造,“黑桥洞”由1米的圆管排水涵变为净高2.5米的盖板箱涵,成为进出城区的通道之一。20世纪八九十年代,经过两次接长施工,最终形成全长116米的“黑桥洞”。1997年,“黑桥洞”第二次改造,在原有一孔桥洞的南面新建一条5米宽的涵道,“黑桥洞”变成了两个桥洞。

  2013年,我市启动桌子山街公铁立交桥改造工程。随着工程的实施,双向四车道的公铁立交桥建成通车,并增设了排水系统和人行挡墙,南北两边独立的人行步道还安装了护栏灯。后来,相关部门还拆 除非机动车道间的绿化带,进一步拓宽路面,使车辆行驶更加顺畅。

  甘德尔公铁立交桥西起创业路,终点至车站路与甘德尔街相连,桥梁全长约1050米,为城市主干路。工程由下穿铁路地道桥工程及两侧引道工程两部分组成。其中,下穿铁路地道桥长度120米,铁路以西(创业路—铁路)引道部分总长约600米,铁路以东(铁路—车站路东侧)引道部分总长约330米。工程包括铁路地道桥工程、道路工程、给排水工程、路灯工程、交通工程、电力工程、桥梁工程及雨水提升泵站等。

  除此之外,2016年建成的人民路、海拉路过街天桥为凤凰河改造治理工程的配套工程,起到了人车分流、减轻交通压力的作用,亦为城区增添了一道风景。

  “断头路”被打通了,城市间的“连心桥”一一架起,城区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市民的通行越来越快速、便捷。

  人们在坊间沟通、交流时,喜欢用俗称、代称表示一些桥梁。2018年,我市对海勃湾16座道路桥梁进行了重新命名,这些桥梁有了真正的“大名”。

  被新命名的桥梁分别为林荫东桥、林荫西桥、海北桥、育英桥、通达桥、建南桥、万达桥、学府东桥、学府西桥、万和桥、望湖桥、卡布其桥、三通厂桥、新农桥、黄白茨桥、金裕桥。

  这些名字听着陌生,但说起来人们却十分熟悉。林荫东桥即林荫大道与铁路交会处的桥梁,林荫西桥则是林荫大道与110国道交汇处的桥梁,海北桥即老百姓俗称的北立交桥,育英桥位于滨河中学南侧向东,通达桥即曾经的“黑桥洞”,建南桥在市五中西侧的建设路上,万达桥位于人民路万达广场南,学府东桥即曾经的南立交桥(与铁路相交),学府西桥是市府大道与世纪大道相交的桥梁,望湖桥在海南至乌达城际快速通道K21+523处,卡布其桥在三厂卡布其方向(距离海勃湾高速出口约600米),三通厂桥(即刚刚改建通车的“三厂互通”)在海勃湾南加油站东约300米处,新农桥在新地与110国道交汇处,黄白茨桥在海南至乌达城际快速路与110国道乌海黄河特大桥互通交叉处,金裕桥位于市污水处理厂西20米(金裕街与铁路交会处)。

  在乌海,除了上述那些让人瞩目、难忘的桥梁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桥,铁路沿线的大桥、小桥、涵洞,以及公园绿地中的景观桥等等。

  据原市交通局副局长的白丑林回忆,黄河铁路大桥两端有部队哨所,战士日夜值守、巡逻,人称“守桥部队”。部队营房在桥西侧,属于乌达市,桥东侧则是农场,属于海勃湾市。人们想要过铁桥,是一件特别的事儿,要有单位的介绍信才行。

  1984年的初冬,市民杨明德和爱人从石嘴山坐货运火车回乌达,列车过三道坎车站并未停车,直到黄白茨火车站才停车。他俩赶紧下车,准备在不远处的黄河渡口过河。不想黄河流凌,渡轮停摆。所幸遇到朋友驾驶吉普车而来,把他们送到黄河大桥桥头。最终与守桥战士沟通后,3人徒步从铁桥上过河。“短短的路程走了好几个小时,到乌达时月亮高挂。”杨明德说,如今驾车行驶在乌海湖大桥,桥上川流不息,桥下鸥鹭飞翔,好一派动人景象。

  “80后”市民张宇小时候居住在乌达农场。据他回忆,一家人去海勃湾时,夏天需在渡口等待轮渡,冬天只能在冰面上徒步过河,最快也得半小时。

  居住在海勃湾五一花园小区的程力平回忆,以前,每天早晨他先向东送大女儿上学,再向西送儿子去幼儿园,自己则要穿过“黑桥洞”到位于铁路西边的单位去上班。“一天四趟,‘黑桥洞’被堵得水泄不通,南立交桥虽说不堵,但需绕路。”程力平说,甘德尔公铁立交桥建成通车,可真是解决了不少人的出行难题。

  市民王建波说,乌海湖大桥横架在滔滔大河之上,仿佛天路般联结了两地,大桥宽阔、美观,成为百姓放心舒心的幸福桥。

  梦瑶在《七律·感观乌海湖大桥》中这样写道:刺破天河一棹悬,撑来豪气揽云天。斜阳桥外敲风鼓,逆水舟前抚浪弦。不问江湖开几路,但凭笔斧闯千关。横身也似飞龙卧,直可冲霄曲可盘。

  柴鲜梅在《七律·乌海桥》中这样赞美: 横跨西东玉带长,平湖碧水映丹阳。中流砥柱擎天起,风掣飞舟破浪扬。万丈蛟龙腾浩气,一虹锦梦耀春光。黄河汹涌同澎湃,画里狮城盛世祥。

  晨光、朝阳、暮色、夜晚……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间,桥梁展现出不同的风景,也成了摄影爱好者镜头里绝美的风景。

  桥梁不仅是联结两岸的纽带,更是一道道与时俱进的人文景观。你瞧,巍峨的甘德 尔山下,壮阔的乌海湖畔,一座座桥梁正焕发着无穷的魅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