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备花费人均近7000元发一条露营朋友圈有多烧钱?

  进入中国前,精致露营已在日本和欧美发展30年。由于对应的消费群体不同,其间,知名的精致露营品牌很少进驻商场。因此,张大鹏非常确定,在中国,gogogo进驻商场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与商场同时找到张大鹏的,还有地产公司、汽车品牌。“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找到我的联系方式的。”他心里纳闷儿,“原来跟露营没关系的,现在全都在跟它扯上关系”。

  2020年底,作为潮流风向标,Dior、Prada等时尚大牌便开始探索户外和露营概念。新一轮疫情的催化下,已经大热两年的中国露营市场,在2022年的春夏之交创下最新纪录。

  “从今年‘五一’开始,如果朋友圈里没有一张露营的照片,好像就差点什么。拍自己的露营照片,就像要完成的任务一样。”玩家子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小红书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期间,站内与“露营”相关的搜索量同比增长746%。在小红书搜索“露营”,有超过369万篇相关笔记,微博“露营”线万,抖音的“露营”话题浏览量亦超百亿。截至5月中旬,奢侈品牌已在中国开出23家快闪店。

  强劲的消费动力在极致的话题热度下涌动。携程数据显示,自2021年下半年至今,平台的露营产品数量已增长近10倍。在京东平台,2022年4月以来,帐篷、垫子类商品成交额同比增长达229%,露营产品的搜索量同比大幅增长145%。2022年清明小长假,迪卡侬露营销售整体增长超200%。去哪儿数据显示,2022 年“五一”期间,露营相关产品预定量为同期 3 倍。

  增长远未见顶。经艾媒咨询、东吴证券测算,当前的中国露营市场总规模为381.56亿元,行业渗透率约为1%,仍为小众市场。参考当前美、日成熟市场,增长空间在10倍以上。

  素素是三孩妈妈,疫情前,她和丈夫每年至少要带孩子们到省外旅游两次。但疫情期间,除了继续待在武汉,他们别无选择。

  作为2020年受冲击最严重的城市,武汉持续受到影响,市民不愿在室内公共空间多做停留,商场里的游乐设施不再被家长青睐。素素很苦恼,“孩子们不能一直被关在家里,总得让他们出去玩一玩。”家庭和亲子出游的前提是便捷和舒适。浏览小红书上的露营笔记,素素发现,标准露营地会配备淋浴、卫生间、冰箱和电源,这些基础设施让她眼前一亮,这意味着只要买一些最基本的露营装备,自己就可以带着孩子去比公园更远的地方,玩更长时间,甚至可以过夜。

  憋了这么久,孩子们太需要新鲜的体验了,素素立即开始逛电商平台做准备。她没有对照小红书上的攻略,而是在“618”之前,凭感觉挑选了一顶帐篷、一张天幕、两把椅子、一张气垫床、一个卡式炉和一艘可以充气的小船。

  素素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消费选择,是商家和资深精致露营玩家借助“种草”平台做“露营教育”的结果。从她想要尝试露营的那一刻起,露营似乎就该是Glamping的样子:大大的帐篷,齐全的装备,低强度的活动,舒适的体验,低饱和度的色彩。

  事实上,起源于 19 世纪的欧美地区的现代露营,早期以野外露营(camping)为主,从旅行、登山徒步、野外生存等活动中延伸而来,露营地常常是深山、雪峰、树林或沙漠等极端、多变的原始自然环境,帐篷等装备以抗风、保暖、安全、轻便和易于搜救识别为首要考量。

  而由“glamorous”(迷人的)和“camping(露营)”两词组合而成的Glamping,在1990 年代才出现在欧美和日本。当时金融危机影响海外旅行,欧洲的消费者寻求新的度假模式。而家庭汽车保有量及可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