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梁勇:“中国第一石拱桥”何以千年不倒?

  “赵州桥来鲁班修,玉石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伴随中国北方民歌《小放牛》的广为传唱,关于赵州桥的历史,真实与传说纠缠了上千年。1400余年里,这座开创中国长跨度单孔敞肩桥先河的“中国第一石拱桥”历经地震考验和洪水冲蚀而不倒,它究竟拥有怎样的结构之谜?又蕴藏着古人怎样的建筑观?这种筑桥工艺和理念又是如何影响后人并远播海外的?河北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梁勇近日就此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解读赵州桥千年不倒之谜及其在世界桥梁史上的独特价值。

  中新社记者:赵州桥具有浓厚的神话色彩,是谁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桥面上的“车辙印”和“驴蹄印”当真是“仙人”遗迹?

  梁勇:赵州桥是一座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城南洨河之上的石拱桥,因赵县古称赵州而得名。当地人俗称大石桥,后由宋哲宗赵煦赐名安济桥。

  中国是人类拱桥的起源地,历代建造的石拱桥有百万座之多。赵州桥被称为“中国第一石拱桥”,始建于隋代,由匠师李春设计建造,是目前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大型单孔敞肩石拱桥。据考证,像这样的敞肩拱桥,欧洲到19世纪才出现,比中国晚了1200多年。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通过与欧洲拱券桥比较得出结论:线世纪中叶以后才盛行于欧洲。

  唐中书令张嘉贞的《赵州石桥记》记载:“赵州洨河石桥,隋匠李春之迹也,制造奇特,人不知其所以为。”这是关于赵州桥最早的历史记录。

  在民间,关于赵州桥修建的历史则更多以民歌、民谣形式传唱。这其中,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桥上迄今留有的“仙人”遗迹——“车辙印”和“驴蹄印”。据现代桥梁工程原理推测,桥面上的“车辙印”和“驴蹄印”或为行车标识,用以区分车马与人行。因为赵州桥的结构是纵向并列砌筑,为保证桥梁安全,如果超重车辆过于靠桥边行进,易对石拱券造成危险。

  赵州桥在中国本就是一座名桥,只是国际上并不闻名。最早把赵州桥推向世界的是梁思成先生。1933年,梁思成到赵县对赵州桥进行了详细考察、测绘,写成《赵州大石桥即安济桥》一文,并寄到美国发表,使得这座人类文明史上最早的大型石拱桥得以闻名于世。

  中新社记者:赵州桥有何独特价值?其首创的“敞肩拱”结构形式,在世界桥梁史上有何意义?

  梁勇:赵州桥采取单孔长跨度、桥心中未设桥墩的建造方式,开创中国长跨度单孔桥之先河。

  隋代创建的赵州桥位于东都洛阳到涿郡(今涿州市)的南北驰道上,是跨越洨河的重要交通设施。在隋炀帝东征过程中,运载大量军需物资的车队都从这座大桥上通过。

  建成后的赵州桥全长64.40米,由28道并列的石条砌筑而成,几乎可横跨一座足球场,主孔净跨度37.02米,比篮球场长出近一半,拱高只有7.25米,拱高和跨度之比为1:5左右,完美地实现了低桥面和大跨度的双重目的。

  梁思成评价称:“这样大的单孔券,在以楣式为主要建筑方法的中国,尤其是在一千三百余年以前,实在是一桩值得惊异的事情。”

  赵州桥建造工艺独特之处还在于,它在世界桥梁史上首创“敞肩拱”结构形式。敞肩,即在大拱上面两侧各建两个小拱。这不仅造就了赵州桥独特的艺术之美,也成为赵州桥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工艺独创。

  首先,敞肩拱较实肩拱可减轻桥身的自重。据计算,四个小拱节省石料26立方米,减轻重量700吨,从而减少桥身对桥台和桥基的压力。

  其次,有助于宣泄洪水。雨季山洪暴发时,洨河水对赵州桥的冲击很大,大拱上面两侧各开着两个孔,可增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