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实际出发剖析当前道路交通工程问题寻求提升安全措施

  道路交通安全涉及到多个方面,需要用路人提高自身主观能动性,还需要交通管理者了解道路交通工程中的缺陷,并采取合适的应对方法保证交通安全。浙江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民警程金良结合日常工作经验,总结了道路交通工程中常见的问题,并提出改善对策

  在“交通强国”战略部署下,我国的公路建设在当前及今后较长一段时间仍然在路上,以“人民为中心”执政理念背景下,道路交通安全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道路交通安全不外乎涉及“人、车、路、环境”,其中“路”的问题,更多的时候是指交通工程缺陷,或与交通工程有密切关联的问题。从“路”的因素分析,交通工程决定道路交通安全,同时交通安全也反馈着道路是否存在“缺陷”,“缺陷”与“安全”是互为映射的一对关系。笔者作为一名从事多年基层公路巡逻执勤的交通民警和公路项目设计审查的参与者,从日常管理中交通事故、交通违法事实调查到的客观实际出发,解剖、分析当前公路建设、运营环节中关于交通工程“缺陷”和交通安全的关联,以及更深层次的公路建设、运维机制等方面存在的不足,以期寻求进一步提升“路”的安全性措施,从而促进道路交通安全的本质向好。

  据统计,某省高速公路全年发生与交通工程缺陷隐患相关的交通事故死亡56人、占总死亡数的20.7%。主要形态有:冲破护栏坠车、次生碰撞死亡24人;互通路段缺陷引发的交通事故死亡22人,其中分流鼻端死亡14人,合流段死亡3人,匝道翻车事故死亡5人;隧道内相关设施、结构物缺陷事故死亡6人;路面明显积水事故死亡2人。下面通过对交通事故现场勘查、事故原因分析,结合日常运营管理,分析查找事故的发生或事故后果的产生、加重与交通工程缺陷的关系。

  常见的有波形梁护栏、中分带开口护栏、桥梁水泥砼护之间的过渡搭接。现行《公路交通安全设施设计规范》及其《细则》,只作了“不同型式的路基护栏之间或路基护栏与桥梁护栏之间应进行过渡处理”的描述和安装处理示意图,没有设计图和施工大样图。

  通常情况下,设计、施工单位以在砼护栏上植入膨胀螺丝的方法进行波形梁护栏与桥梁水泥砼护栏的搭接固定。从大量的交通事故现场勘查中发现,此类搭接方式的强度远远不能满足防护要求,更多时候还加重事故后果。例如:2018年10月11日14时,浙AU93E*号小型普通客车途经G15W(常台)高速公路往江苏方向287公里+400米处时,车辆刮擦中央护栏后碰撞路侧护栏,致乘员当场死亡。经现场勘查,车辆失控过程与路桥护栏搭接部位发生碰撞,铆于砼护栏上用于固定过渡段波形梁板的膨胀螺丝在波形梁护栏被碰撞变形过程中被弹离,致使车辆与砼护栏端头发生剧烈碰撞,后排乘员被甩出车外,并坠落高落差边沟。

  挖方段末端至填方段起始位置或至上游桥堍往往还有一定的纵向距离,护栏设置位置距离挖填方交界面或上游桥堍外的高落差边坡也还有一定的侧向距离。但该部位的护栏往往按一般路基路段进行设计(见图1),车辆容易冲出路基,翻坠边坡下。一般表现为:波形梁护栏防撞等级不足,未按落差大于8米或6米,且边坡陡于1:1或1:1.5的条件提高护栏防护等级;迎车面护栏端头未埋入不构成障碍的土体中,构成新的危险点;护栏外展斜率不足,失控车辆与过渡段护栏碰撞时不足以使车辆驶回车道,而是冲破护栏。

  科技进步、汽车性能提升及管理要求的提高是《公路工程技术标准》等行业标准修订的重要依据。然而,道路护栏设施的防护等级与汽车工业发展,以及道路交通流组成特征并未实现同步更替与匹配。主要表现:

  ☞防护能量差距大。94版《高速公路交通安

留下评论